慧通人工智能网

  • 疫情肆虐复工无望,九号机器人遭遇至暗时刻

  • 发布时间:2020-02-21 12:37 |来源: 风漂娱乐

  疫情肆虐复工无望,九号机器人遭遇至暗时刻这是春节假期后复工的第一周,但是由于疫情的影响,他所在的单位下发了通知:采用在家办公的方式远程工作,回归办公室的时间暂定2月17日。

  “如果那边没有复工,接下来的一周虽说还是在家办公,但我们其实都无事可做,主要是开会和写周报了。”陈数哲说。

  九号机器人在常州投资了一座自有工厂,在深圳和马来西亚还各有一座和第三方合作的代工厂。九号机器人CEO高禄峰此前在接受凤凰网科技采访时表示,常州工厂的计划总投资超过10亿元,第一期投资达到了3亿元。

  “如果供应商不开工,我们的新产品就只能停留在图纸上。”陈数哲说,供应链是一个完整的体系,如果一款产品需要100个零件,哪怕只是一家做不了,这个东西就做不成。

  发布会遥遥无期,原本的新品众筹计划也要推迟了,这将会对产品的销售额产生负面影响。“长远来看,影响是全方位的,非常糟糕的。”陈数哲说。

  九号机器人以平衡车起步,此前的主要产品是九号平衡车系列。但随着更多地方对于平衡车限制上路。失去路权,这也就意味着用户即使买了平衡车,也只能当做玩具玩玩,不能上路,影响了用户的消费欲望。

  随后九号机器人在国内产品方向转为可以取得路权的小出行产品,比如电动摩托车。2019年12月17日,九号机器人在北京召开新品发布会,正式对外推出九号电动摩托车。在海外,九号机器人的主打产品是电动滑板车,“2019年在海外卖了超过30万辆,主要是满足了用户短距离通勤的需求,比较受到海外用户的喜欢。”陈数哲说,海外也有共享出行,而电动滑板车就是共享出行的主力产品之一。

  陈数哲告诉凤凰网科技,九号电动摩托车是公司下了重注的,50%的人力和资金都投在上面。”本该在2020年的第一季度陆续实现出货,但受到了疫情的影响,至今出货日期未定。”

  “2019年我们卖得最好的是电动滑板车,这还有一些库存,虽然有物流的影响,但我们相信很快可以发出去,只是库存也不多。”陈数哲说,这次疫情及影响和销售旺季刚好撞车了,后续销售如果跟不上,2020年就很困难。

  对于小出行产品来说,每年的第一季度和第四季度是淡季,主要是因为气候等因素的影响,户外活动减少。所以基本很大一部分销售都在第二和第三季度,也就是在4月到9月之间。

  而在这段销售旺季内,又有很大一部分订单集中在前期。“包括很多代理和经销商,一般订单最迟也就是在6月份下。用户也是,不能说今年9月、10月买了,到明年暖和了再用。”陈数哲说。

  所以对于九号机器人来说,大部分的新产品都会在4月上市。“现在生产肯定已经是耽误两周了,接下来不好说,供应链有很多不可控的因素。”陈数哲说。

  首先,九号机器人的供应商集中在江浙一带,而这一带受到疫情的影响较为严重,复工条件极为苛刻。根据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最新数据,截止2月13日,浙江确诊病例为1145例,江苏为570例,两省都对企业复工,特别是劳动密集型企业的复工提出了严格的条件。

  “很多企业并不具备复工条件,加上担忧复工带来的人员聚集导致风险提升,也不敢轻易复工。”陈数哲说,制造业归根到底还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特别是对于电车制造这个行业来说,因为精密加工环节少,更多还是依赖于人工。

  以常州的制造基地为例子,这个工厂有两千多名工人,绝大部分是外埠输入劳动力,在此次疫情发生后,外来人口进入常州非常困难,需要满足两个条件中的一个:1.常州户籍;2.有常州房产。

  “我们大部分工人都不满足这些条件,所以复产比较困难。管控放松后能恢复生产,假如3月初能恢复,赶一赶加加班可以在5月上市,但是期间出现什么情况,就难说了。”陈数哲说,如果与当年非典三个月下沉,三个月恢复的情况对比,这次疫情从1月出现,那完全恢复到疫情前的生产水平,估计要到6月了。

  “即使恢复生产了,回到100%的水平,所需要的周期也更长。”该供应链资深人士说,从小米供应链得到的消息是,2月13日发布的小米10系列手机,在春节前就已经开始生产了一批,备料也都做好了,所以第一批货没问题,后续的才是很大的考验。

  在小出行产品领域,九号机器人虽然已经做到了行业第一,但是相比起其他企业来说,九号机器人在供应链中的优先级并不比其他品牌靠前。陈数哲举了个例子,比如雅迪,它们在电机上的订单肯定比九号机器人更有吸引力。

  “如果2020年的Q1和Q2掉得太厉害的话,估计全年都会非常难看。”这是陈数哲从上面得到的信息,也算是一剂预防针。“最差的结果是上市都没戏了。”陈数哲说。

  根据九号机器人提交的招股书显示,2016到2018年,九号机器人营收分别实现11.53亿元、13.81亿元和42.48亿元。但与营收增长相对应的是,2016年九号机器人的资产负债率达到156.16%,到2018年负债率刷新为187.28%。

  但九号机器人也在持续亏损中。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发行前的每股净资产为-117.98元,公司2016-2018年净利润为-1.5亿元、-6.2亿元和-17.99亿元。

  “对平衡车的限制,市场不断萎缩。2019年开始,公司把过半的人员和资金投注在电动摩托车上,现在生产不了,真的是到生死存亡的时刻了。”陈数哲说,电动摩托车和新品的量产受到影响太大的线年的业绩甚至有可能回到2018年的水平,更别谈上市了。

  此前,九号机器人于2019年4月申请在科创板上市,一直到当年8月才被重新受理,直到现在九号机器人也没有成功上市,如果被拖到2020年的下半年,随着2020年上半年的数据进一步披露,会加剧投资者的不信任。

  陈数哲说,他在供应链和制造业领域待了快20年,也经历过2003年的非典。现在与当时唯一不同的是,高精密的制造业已经更多依赖于机器生产,类似于电动车这样的产品,因为容差率比较高,,很大一部分还是依赖人工。“但这次疫情同样是这些企业加速智能制造的机遇。”陈数哲说。

  每一次危机,都是“危”与“机”并存。对于制造业来说,在5G大规模商用的背景下,加速智能制造的落地,能更加有效地在未来面对公共卫生事件等突发状况。“毕竟,相比较两千人在一个工厂里,机器能做到永不停歇。”陈数哲说。

  • 相关阅读: